中国财经在线: 和您一起关注最新财经资讯 做最好的财经资讯平台!
首页 > 生活消费 > 正文

子辰 挑战游戏规则的资本玩家

2017-07-14 11:48:24    |    来源:南方人物周刊 小野    |    查看:

 1.png

   这个行业是客观而残酷的,但是有一定的规律可循,这个规律就是他进行成功投资的利剑,“我们在这个行业里分析的东西肯定不会单纯的就是一个商业模式”,“(投资人的)观察力很重要。”

  2017年春节过后的一个月,道和环球(00915-HK)公布,公司全资附属公司GlorySinoLimited作为买方,斥资8.005亿元收购名为“对面”的流动社交网络平台。根据Analysys报告,按安卓(Android)的下载次数计算,“对面”已经成为中国最大游戏化流动社交网络平台、第二大陌生人流动社交网络平台。截至2016年12月31日,“对面”约有9970万名注册用户。

  5月23日,道和环球召开了特别股东大会,决议并通过并购LOOVEEHOLDINGS INC.,即“对面”开发者——深圳市乐唯科技开发有限公司的控股公司。

  6月初,我在北京见到了这起并购案的关键人物子辰(Anthony Tsang),让我惊讶的是,他居然只用了30秒便促成了这起涉及全额八亿元的并购案。

  建设使命

  子辰跟合伙人投资“对面”时,“对面”才只有不到一千万用户。这是他的第一个互联网投资项目。与合伙人的热情似火相比,子辰显得更严谨、更冷静。

  “我们投这个项目的时候一点互联网经验都没有。”子辰对互联网最初的认知来源于马云的阿里巴巴。2007年,他开始撰写以其个人名字命名的商业博客“子辰的博客”。跳跃式的思维、严密的逻辑和锋锐的笔调很快赢得了一批以国内外职场人士、企业中层及高管为主的固定粉丝。阿里巴巴很快也关注到了子辰,将其置于阿里巴巴博客首页。“他们有些博客选举或者企业管理的奖项颁给我,后来我经常到阿里巴巴做客、做嘉宾,也做过他们的直播。”

  在当时阿里巴巴的挖掘中,子辰属于年轻有为的职业经理人,先后担任多家金融机构的掌陀人。其中一家金融集团旗下有一家香港上市公司,专门投初创企业和一些二级市场的上市企业。子辰经常会看不同的项目进行投资抉择,“我们基本上很快能下判断,看的东西太多了,经验很丰富。”他的方法很独到,不人云亦云,不迷信数据报告。比如考察一家造纸厂,“很多人看完,觉得很好。所有东西都很齐全,所有工具、生产力都很完备,客户也多。其他金融机构都觉得这个值得买入。”子辰却会跑去看看他们的消防设施,“消防有问题。如果发生火灾它的保险是能够赔,但问题是如果着火了,就要花三年重新建一个厂房,客户早跑到别人那里去了,他的股价肯定会受影响。”事实证明,子辰的判断是对的,这个厂房在不久之后果然发生了火灾。

  子辰认为这个行业是客观而残酷的,但是有一定的规律可循,这个规律就是他进行成功投资的利剑,“我们在这个行业里分析的东西肯定不会单纯的就是一个商业模式”,“(投资人的)观察力很重要。”

  长期的实践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子辰在传统领域的投资做得风生水起。他的一位朋友、也是后来的投资合伙人干脆说服他出来共同创业。子辰犹豫过,但最终骨子里的一种使命感触动了自己。出生于香港的他,时常感觉周边的年轻人好像没有了老一辈香港人的拼劲,他们的发展越来越受到地域、认知水平的限制。然而,子辰不愿做一个被动的人,他决定跳出自己的舒适圈。他坚信,“要建设,要做一些不一样的东西。”他的合伙人直到现在还会赞赏他当时的决定,“(如果你没跳出来共同创业)还在帮别人打工,你可能是一个很好的职业经理人,可能会赚挺好的年薪,但是永远突破不了,到不了另外一个层次。”

  直觉理性

  在投资研判时,子辰是一个相信直觉的人。 对他而言,投融资行业是一个非常有趣的行业,它可以看到不同的行业领域在不断地创造与革新。“作为年轻创投代表,子辰觉得想要在这个行业里快速成长的话,“必须优化好自己的直觉判断,因为金融行业瞬息万变,行业的交替流转速度非常快,对做每一个商业决定的敏感度要求也非常高,所以很多时候只能靠直觉作出最快速的判断。”

  在一般人的意识里,“直觉”常常被认为是一种不可靠和太过于感性的东西,人们更是无法相信凭借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所进行的投资和判断。“他们往往相信所谓摆在眼前的证据,而忽略了世间应有的逻辑与人的本性。”子辰的直觉来源于经历和知识储备。他很小就思考过,父亲为什么能在同时期的医生中成为佼佼者,“大家都学同一个方法论,都学同一套系统,为什么差别这么大?” 子辰认为是基于知识储备的快速直觉判断让父亲获得了时间上的领先和战略上的优势,“有时候判断就是一瞬间。当然基于各种逻辑,观察力、判断力。”

  与搭档合作的投资中,子辰在商业地产、农产品等传统行业斩获颇多。有一天,搭档跟他说,我们试着投一点互联网项目吧。“其实一开始我是反对的。我说你怎能挑战BAT,不可能。”他们考察的第一个互联网项目就是“对面”。

  “我们不挑战它,找到一些空隙生存就好了。”搭档说,

  “你做社交,怎么和腾讯比?打差异化,怎么差异化?”在投资搭档中,子辰有时会充当“反对者”的角色,“会有什么预见的危机?有什么难处?如何才能持续经营?”

  “我们投了好几个项目,都赚钱了,也不错。”“我们从来没有试过这个行业,你说的都对,都是危机、都是有问题,感觉不能跟别人竞争,但是我们是否会创造一个奇迹。”搭档说的“奇迹”让子辰的内心撕开了一个蠢蠢欲动的口子,他同样也看到了那些“投100万变4个亿”的振奋人心的报道,但是他也清醒地知道,“真实的商业环境是你永远控制不了所有的事情”,所以需要不断强化“发生不同事情时的判断力、反应和决策”,“真正的领导力在逆境中才会产生。”

  面对未知的领域和充满变数的商业环境,子辰明白自己不是李嘉诚,也没有源源不断的资金去持续投入供应。“对面”在当时不到一千万用户,却能逐渐盈利,这让子辰决定进行投资,刚开始投入并不多,“看到一个很好的成绩,我很开心。”但是随着增长规模的成倍增长,子辰遇到了意料之外的问题,“我们要更多的服务器,要买硬件,要有更多的团队、更多的技术人员,不然维系不了,一千万用户和五千用户的需求不一样。当时我们才知道害怕。”“做得越大,需求的资金越多。”这和子辰的预判有了出入,他不得不提前考虑上市融资的事。

  关键人物

  美国对于中国的互联网行业有天然的吸引力。阿里巴巴入股20%的陌陌,是当时中国最大的陌生人社交,它在美国的上市对行业来说是一个标志性事件。随着陌陌私有化意图越来越强烈,它的包销商瑞信想在中国市场寻找最佳替代者。当时瑞信互联网板块的负责人和子辰前后谈了几次,并且想给“对面”输入知名的战略投资人,包括撮合黄有龙、赵薇夫妇,香港富商林小明、林建岳等入股。“对面”整个团队都为之兴奋。但后来,陌陌中止了退市计划,“瑞信就有点犹豫了”,加上他们负责人的离职,子辰不得不重新考虑未来的方向,虽然瑞信给出了“2亿用户、15亿美元估值”的丰厚回报。

  “互联网行业获取用户成本非常高,要不断地打广告,做市场,单靠自己烧钱很辛苦。”子辰也想过找一些资金合作,但当对方提出“委派董事进入团队管理”的条件,他不能接受,“很多人跟我们理念不一样,别人投入有可能想立马赚钱,但我们的策略是上市以后铺开,像Facebook那样以不影响用户体验为原则。”

  重新回到去美国上市的思路上。当时美国两家投行给出新的估值是2亿美元,“这段期间我们一直在谈判,真的落差太大了,15亿美金到2亿美金。”加上“大股东锁定期最少三年”的条件,子辰考虑中止已经递交的上市申请,当时美国证监会已经问到第二轮,只剩最后一个问题了,可以说离挂牌只有一步之遥。

  工银亚洲牵头富士康、美图等财团,萧定一的HMV数码中国也和“对面”团队有过多次主动接触。道和环球也出现在了他们的拟合作名单上。“其实当时我和合作伙伴也很纠结,也有过激烈的讨论,但是最终还是想到了从互联网社交进入实体经济,首要考虑究竟是谁最能跟我们互补?又是谁最能跟我们有协同效应?”

  子辰以最短的时间促成了“对面”与道和环球的合并,“只用了五个月时间,因为前期准备充分,过程当中确实没遇到什么特别大的阻力,如果一定要说一个比较困难的地方,就是他们的财务会计与上市公司的审计师要花比较多的时间去了解互联网企业的数据,所以也导致了整个合并时间比预期多了接近两个月。”子辰平衡了双方的需求点。对他而言,道和环球给他们在业务决策上的最大自主权是首要条件。

  就这个故事而言,我们看到了Happy Ending,但就像子辰所言,“看到的都是成功的成果,没有看到过程当中很多的困难、很多的问题。”一个一个解决问题,是让子辰感到欣慰的一件事,这其中有运气、有转折、有勇气、有决断,但最重要的,“要知道如何让自己的选择变得更对,而不是去后悔!”(文/小野)

编辑:夏雪
财经热点
最近更新
 
频道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