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色下载

“再过几个小时就是头七回魂的时候了。”张家庄园,山顶中央的别墅大厅里。

张启阴着脸,看着大厅里又多出的一具尸体,沉声道。

“先把尸体都送进里屋,准备接爸回魂。”“大哥?你有没有搞错?”一个看起来三十多岁不到四十,皮肤白净,保养得很好的中年女人走了出来:“现在还说什么头七?老五死了,现在老四也死了,不赶紧报警,还说什么回魂,大哥,你是不是糊涂了?”她身边看起来年纪稍微大一些的男人也开口附和:“是啊大哥,小幺说的没错,赶快报警吧。”张启看了看这两人,声音愈发低沉下来:“头七是最重要的时候,绝对不能出差错。不管怎么样,一定要等过了今晚再说。小九,小幺,爸生前最疼你们两个。你们现在说这种话,合适么?”这说话的两人,是张老太爷的第三个女儿和第七个儿子,分别在兄弟姐妹里排行第九和第十,是最小的两个。

张老太爷活了九十多岁,三十多岁的时候原配就去世了,之后又续弦了两次,一共生下了七子三女。

而据说最小的那个,是张老太爷六十多岁的时候出生的。

这位老太爷还真是老当益壮。

站在大厅角落的我默默吐槽着,当然是没敢说出来。

之前张家老四跳下山崖,虽然凤先生说他已经死了,但是我还是去叫来了人。张家人一番大张旗鼓手忙脚乱的把人捞上来,果然早已经死透了。

上午是老五,下午是老四,这张老太爷的头七都还没过完,就已经死了两个儿子。而疑似杀了老五的老六,现在没看到,不知道是被关起来了还是什么。

张启依然没有报警,也没有让其他人报警。

当然这一举动,已经引起了其他人的不满。

不过也就只有这些张启的亲弟妹才能说上两句,现在围在外面的那些张家旁系和亲族人,也没人敢说什么,看来这位张启,在张家的威信还是不小。

气质清雅美女高清唯美写真

即便是如此,站在门边上角落里的我,也已经隐约的听到外面人在低声议论。

之前都什么事情没有,偏偏在头七这天,一天死了两个儿子,而且死的都极不正常,虽然并不知道具体的情况,但是这些人已经开始有些害怕了。

大厅里几个张家兄弟又吵了几句,还是被张启给压了下来。

“无论如何,等今晚过了再说。”张启看了一眼众人,又转向了正一脸漠然的坐在我旁边的凤先生:“凤老板,一会就拜托你了。东西都已经准备好了。”凤先生一言不发的点了点头,我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凤先生,头七一般家属不放心的话都会请人来看灵引魂。因为死者回魂的时候,家属都是必须回避的,在回魂过程中,就是出了天大的问题,家属也绝对不能出来。因此只有请外人来看灵。

不过之前就我知道的,在我们那里一般都是看香的来看灵,没想到凤先生不光是抬棺,居然也帮忙看灵。

张启让人把老五和老四的尸体抬到了另一栋别墅里,然后开始做回魂的准备。

这些准备基本上都属于常识了,即便是没有凤先生我也能知道,各地都是大同小异,无非是在地上铺草木灰,在门口立下引魂标挂引魂铃,以及在墙角放一罐用来贡给殃神的熟鸡蛋。

要说有什么区别的话,过仙桥和上天梯的区别了。

有些地方是过仙桥,有些地方是上天梯,形式也不大一样,但是都是为了送死者最后一程,让死者升天。

我们洛阳那边大多数是过仙桥,而湖南这里,似乎是上天梯。我看见张家人搬了一个纸质的台阶进了大厅,摆在了中间,这就是通往天上的天梯了。

当然有人可能要说了,不是说魂魄下地府轮回么,怎么又上天呢。

其实是这样的,传说人有三魂,分别是天魂地魂和命魂,死后命魂消散,而天魂和地魂则会离体,经七天的中阴身,直到头七之夜子时返回家中。天魂过仙桥或者上天梯升天,而地魂则回归躯体,随着棺木下葬入地轮回。

也就是说在这停尸的七天里,尸体是没有魂魄的,而尸变或者说诈尸也就大多发生在这一阶段。

像是哈尔滨的猫脸老太,据说就是在停尸的时候被猫扑了才诈尸的。

当然这一点无论是张家人还是凤先生都不会考虑不到。我从上山到现在,别说猫啊狗的,连老鼠都没看到一只,估计早就做过防备。

子时是十一点之后,现在还有一段时间,张家人准备了晚宴,不过无论是张家人还是我们都没什么胃口。吃饭的时候我看到了凝姐的母亲,却没看到凝姐父亲和凝姐本人。

凝姐母亲也注意到了我,上来客套了几句,也就是什么白天凝姐父亲冒犯了让我不要介意之类的,态度客气了很多,我想可能是因为凤先生。

吃过晚饭之后,张家人在大厅里准备好了给死者的送灵饭,然后关上了灯,就都避到了另外两栋别墅楼里。大厅门外,张启见东西都准备好了,回过头来招呼凤先生。

张启的脸色很凝重:“凤先生,拜托你了,一定要把我爸平安送上天。”凤先生一如既往的没有表情,挎着他那个提包,点了点头:“我既然收了钱,就会尽力。”张启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一下,转向了我:“马小兄弟,也拜托你了。”我挠了挠头,不知道说什么,只能随口应了一声。

张启转身离开,他身为长子,也要避开才行。我看着他的背影有些感慨,虽然张家似乎有着什么隐秘,但是这张启似乎确实是很有孝心,兄弟都死了,也硬要等到把张老太爷送上天再说。

“你是不是觉得他很有孝心?”我正在感慨着,旁边的凤先生冷不丁的开口,吓了我一跳,这凤先生会读心不成?

“额,是啊,怎么了?”我听凤先生的意思,这里面还有什么猫腻?

凤先生眼里闪过一丝嘲弄的光芒,没有说话,转身往大厅里面走,我也只好跟了上去,绕过铺在大厅地面上的草木灰,从边缘走到了后面灵床旁边。

虽然有些不情愿,但是凤先生要看灵,我也只能跟着。

其实要我现在抬棺还好,这段时间我又看了不少棺经的内容,算是有了点心得,但是棺经里也没记载头七怎么看灵,这毕竟不是抬棺人的本质范畴。

而凤先生虽说是个棺材铺老板,但是却出乎意料的什么都会一样,既能做棺材又要抬棺材,还会扎纸人花圈,现在还看灵。怪不得刁老金之前说让我跟凤先生好好学,在凤先生身边能学到的确实不少。

现在才八点,距离子时还有三个多小时,我就和凤先生两个人在大厅里等着,凤先生坐在一边闭目养神,而我则在胡思乱想。大厅里一片寂静,只有外面传来的知了叫声,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时间也一分一秒的过去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凤先生忽然睁开眼睛:“来了!”原本已经昏昏欲睡的我精神一振,只听挂在外面的引魂铃,当啷当啷的响了起来。

我瞪大了眼睛,盯着铺上了一层草木灰的地面。凤先生却轻声喝道:“不要看!”我连忙抬转过头,低声问道:“凤先生,来了?”却见凤先生的神情,罕见的凝重起来。

“来了,不止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