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男人和女人在做性视频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整整一天被官兵堵在家门口指着鼻子骂,贼军别提有多窝火了,好不容易挨到天黑报复官兵的时候到了,于是乎气势汹汹而来。

王义恩率两千骑兵同昨日那般先扫清城外官兵侦骑然后堵住铜陵南门外叫骂,身后袁三忠率五千兵马杀浩浩荡荡奔来,这一次可不是空手而来,还带来了数十架抛石机。

如常宇所料,今晚他们要搞事情要搞大事情!

可常宇在干嘛,并非如贾外雄和老九两个猥琐的家伙所言在双修,而是真的在睡觉,任他精力过人但南下这些日子事无巨细都要过问以至于操劳过度竟有疲惫之感,便早早歇了。

至于贼军要搞事情有吴三桂和马科坐镇无论他们怎么搞都翻不起大浪,所以无所顾忌的睡去。

然则有人却沉不住气了,迷糊之间听外间哐当一声然后就是乔三秀的怒吼:“夜魔要作甚?”

“满城战火,他还睡的着……”素净的声音有些急躁,常宇呼的一声坐起满脸无奈下床走到外间,素净被乔三秀挡住正要往里边冲见常宇走出来立刻道:“贼军攻城了,竟还睡的着”。

常宇没理会她,背着手走到院外眉头立时皱了起来,隐约可闻厮杀声,举目朝城墙望去便见不时有火光呼啸闪过有的落到城头有的落到了城中引燃了民房,贼军竟然用了火球来攻击……

“走水啦走水啦……”县衙东边突然呼声大起,常宇蹭蹭上了院子一棵树举目张望,便见县衙正东不远的一处民房被贼军抛入城中的火球引燃了大火,正欲让手去帮忙救火时,嗖的一个火球竟朝院子里砸来,哐当的一声将墙角一个水缸砸的稀巴烂然火球不灭,乔三秀一个箭步向前以土灭火:“这上边浇了火油……”

常宇一跃而下,走到那火球跟前踢了一脚,抬头望着天空不时划过的火光:“贼人今儿火气不小啊!”

“何止不小啊,简直火气冲天啊”李慕仙这时颠颠的小跑进来,指着城头道:“外边至少四五十架抛石机,小到碗口大到水桶般的石头下雨似的往城头砸,还有好多火球满天飞,就差撞门车和攻城梯了!”

孤高少女假日放空自己惬意慵懒

常宇看他慌张模样:“然后就把道长给吓的跑下来了?”

嘿,李慕仙抚须略显尴尬:“倒也不至于将贫道吓跑,只是毕竟是个险地看个热闹便好,不宜久留!”

“吴三桂和马科还在城上吧?”常宇微微一笑,李慕仙嗯了一声:“还有王体中,魏国公以及吕大器都在呢,咱们在上边张弓放箭抛石还击,不过对方家伙什多……有点扛不住!”

常宇嗯了一声:“多扔石头少放箭,贼军只要不攻城没必要和他们死磕!”

吴三桂也是这么说的,李慕仙点点头:“不过贫道有些疑惑,白旺来势凶猛为何不直接攻城呢?”

“或许是他准备不足,或许是他觉得时辰未到,但本督觉得最重要的是他现在没有把握,因为他知道一旦动手攻城了便无后路,若是破不了城他只能败走池州府”。

李慕仙秒懂,攻城是杀敌一百自损一千甚至数千的代价,白旺若想攻城必须准备充足一蹴而就,若是其攻城不利必然损失惨重,甚至无力守住南边要道只能任官兵长驱直入了!

“所以这算是他的试攻或者吆喝吆喝给自己壮壮胆子?”李慕仙想通关节没了先前那般紧张。

常宇点点头:“他既然想围魏救赵,这攻城之举不会拖太久最多三日”说着嘴角上挑:“只是三日后,他还攻个p,能守得住他的阵地就算烧高香了”。

白旺可不这以为,此时就在高岭上举着千里镜望着远处铜陵城上飞舞的火光嘴角笑意愈来愈浓,他相信今晚城中不得安宁,这也算解了白天的恨。

但这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已决定三天内主动出击大举围城,因为他的后勤和援兵马上就要到了,甚至还拉来了两门大炮!

这小小的铜陵城在大军围困火炮重击之下能撑得了多久,至于官兵依仗的铁骑优势,他已想好了应对之策!

小太监人在这里,只要将铜陵攻破,然后作势北上,安庆那边危机立解,这就是白旺打的如意算盘,也是他押的注。

若攻城不利,这条同往池州府的关卡也难守,一旦官兵逼近池州他便两头吃紧首尾难顾,往后的局面将会变得极为危险!

所以铜陵变得极其重要,事关将来局势此战只许胜不许失败,最后的底线即便不能破城也的守住这道关卡!

就在王义恩和袁三忠在铜陵城外胡天海地折腾时,长江西路李岩和黄得功的主力大军终于推进到安庆城外,数万大军集结菱湖湖畔,高杰,刘泽清,张庆臻等人亲迎李岩,谁能想到曾经的一个贼军幕僚在官兵阵营混的风生水起举足轻重!

诸将如此给李岩面子一来因为他和常宇交情匪浅又是西路主帅,二来则是李岩的确是个非常有才能的将领,曾与小太监联手运筹帷幄在京畿将李自成数十大军鞑子十余万大军杀的狼狈而逃!

这也是诸将服他的根由,否则换任何一人都压不住这边的场面,高杰,刘泽清,刘良佐,黄得功,还有那几个爵爷哪个是省油的灯!

李岩对高杰三人自也是赞誉有加,其三部人马为了开路损失不小,这首功当记,倒是一旁的黄得功嗤之以鼻一脸的不以为然,诸人也当做瞧不见,谁都知道他和高杰几人不对付。

“吾等已观察两日,这安庆城高墙厚南临长江北依菱湖无处陈兵,只能从东西两门进攻,但这两门皆有瓮城,且城上有火炮数门偏偏咱们没有重炮,只有神机营留下的几十门虎蹲炮和盏口将军炮,对攻城没有多大作用,说实话要破城需费很大功夫这安庆城不好打”。刘泽清皱着眉头将话头引入主题。

“吾初来乍到尚未来得及观察,且对攻城并不擅长,吾虽挂帅然则攻城还需多劳诸位”李岩非常自谦却也是实话与高杰等人相比他的沙场经验还显不足:“但有一点吾定论功提赏不偏不倚,先报督主大人再报朝廷”。

诸将欣然,这话若是别人说他们未必尽信,但李岩为人刚正说不偏不倚就能做到两碗水端平,即便他同黄得功交好在军务上也是公事公办。

“李帅不必谦虚,论战功您可不比大家伙任何一人差,京畿保卫战您功不可没,皇上钦点的柱国那绝对的货真价实!”刘良佐恭维着随后话题一转:“吾等虽也算久经沙场但在攻城方面未必如李帅!”

众人纷纷点头,李岩苦笑摇头,这话其实有点揭他的短,但也是事实,诸将以前剿匪多是追着贼军打很少是攻城战,反观李岩跟着李自成却是到处攻城掠地,他是幕僚即便没吃过猪也见过猪走,对攻城是有理论知识储备的。

“吾不是自谦,当真只是跟着小督主学了些庄家把式,不过老话说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只要咱们齐心合力必能一举破城”李岩一句话说的众人呵呵笑了起来,纷纷出谋划策一时热闹的很。

&a;a;&a;a;&a;a;&a;a;&a;a;&a;a;&a;a;&a;a;&a;a;&a;a;

准备两线开战咯!